切尔西董事会大换血9名新董事分别都是“何方神圣”?

随着阿布的离去,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切尔西展开。今年夏天,是切尔西进入“伯利时代”的第一个夏窗,但在招兵买马,对球队阵容进行手术之前,董事会和管理层已经提前进行了大换血。

上周,切尔西官方公布了全新的由9人组成的董事会,并且蓝军还在公告中表示,新主席伯利以其他新的投资者、管理者,将继续坚定地支持图赫尔和海耶斯,以及他们所率领的切尔西男足与女足,并且,领导层还将为切尔西俱乐部制定长期的愿景和计划,以推动俱乐部未来的发展。总之,继42.5亿英镑收购切尔西后,伯利财团在蓝军即将开始自己雄心勃勃的冒险。

那么蓝军董事会上的九个新人物都是谁呢?此前,斯坦福桥的蓝军球迷早已习惯了董事包厢里的巴克、No姐和特内鲍姆等人,以及时常出现在西看台上层的阿布本人。而如今切尔西管理结构已经彻底换了天地,单是亿万富翁,新的董事成员里就有五位(过去只有阿布一个)。

自从3月份切尔西的出售程序开始以来,作为整个伯利财团的“门面”人物,伯利本人经常会出现在斯坦福桥的看台上,最近的一次亮相,是蓝军在英超末轮主场对阵沃特福德的比赛,那场比赛伯利终于见证了切尔西的胜利,赛后他在球队谢场时还特意走下了看台,并在球员通道入口处与球员们一一击掌。

现年46岁的伯利,出生于美国马里兰州。学生时代的伯利曾展现出了一定的运动天赋,就读美国兰登学院期间,伯利曾代表校队分别在1990年和1991年两次获得州级摔跤项目冠军,直到如今,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地区有一家私立学校里,还有一所以其名字命名的摔跤馆。

后来伯利在大学期间(弗吉尼亚的威廉玛丽学院)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凯蒂,不过对于大学阶段的学习,伯利却有些“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在大学老师史蒂夫(Steve Sorkin)的鼓励下,伯利远赴英伦,在伦敦经济学院才又重新找到了学习的兴趣。

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之后,伯利先是回到纽约,在瑞信旗下的投资银行——波士顿CS First工作,后又跳槽约翰-惠特尼公司(该公司由风险投资先驱惠特尼创办),2001年,伯利加入了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投资管理公司古根海姆合伙人(Guggenheim Partners),并一路做到了总裁。在那里,他就表现出了远见卓识的投资眼光,他曾建议客户们不要投资某几家公司,后来事实证明这几家公司的确有问题,其中就包括了因财务造假而最终破产的安然公司。

2015年,他与人共同创立了投资公司Eldridge Industries,目前该公司已发展成为一家多元化的企业集团,投资范围包括保险、房地产、食品、音乐、体育等行业。总资产价值400亿美元。

据福布斯发布,持有洛杉矶湖人队和洛杉矶道奇队少数股权的伯利,个人资产已达45亿美元,2019年他就曾以22亿欧元的报价尝试收购切尔西,但当时的老板阿布拒绝了这笔交易。

目前伯利的妻儿们(伯利有三个儿子)就住在美国康涅狄格州黄金海岸的达里恩,这里是美国最富裕的社区之一。

入驻切尔西后,伯利对蓝军的热情,还反映在他对临时体育总监一职的渴望上,他很希望在这个夏天亲历球队的重建。很多人认为这份工作并不简单,但伯利就是这样,正如他之前在商业上的开拓进取一样,这一次他又选择了迎难而上。

作为清湖资本共同创始人,埃格巴利和菲利西亚诺比伯利要低调很多,但是,他们在切尔西新管理层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据了解,清湖资本拥有切尔西俱乐部60%的股份,这家位于威尔希尔大道233号的公司,已经与切尔西俱乐部未来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据了解,埃格巴利出生于伊朗,10 岁时,为躲避两伊战争,他的父母将其带到了美国。后来埃格巴利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哈斯商学院学习工商管理,毕业后就进入了Turbolinux and Texas Pacific Group工作,开启了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职业人生。

菲利西亚诺出生于波多黎各的巴亚蒙(当地以生产猪皮而闻名),他于1990年移居美国本土,大学阶段的菲利西亚诺起初是在普林斯顿大学学习机械和航空航天工程,后来又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获得了MBA学位。

菲利西亚诺曾在高盛的并购和企业融资部门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后来又在govWorks担任过首席财务官,2001年govWorks宣布破产,菲利西亚诺又到了投资管理公司Tennenbaum Capital Partners担任高级管理职务。

近年来,菲利西亚诺还加入了斯坦福大学和美国拉美裔史密森尼国家博物馆的信托委员会,并担任了罗伯特-肯尼迪人权组织的董事会成员。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他和埃格巴利的净财富已经达到了34亿美元。

2006年,两人联手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创立了清湖资本。该公司在收购优秀的工业、科技和消费者公司方面颇有建树,特别是在过去几年中,它迅速发展,目前清湖资本管理着超过600亿英镑的资产,并且越来越多地涉足体育领域。

早在两人收购切尔西之前,就已经与伯利相识。当时后者正在出售自己的信贷投资平台CBAM Partners,清湖资本正是竞购方之一,最后尽管伯利拒绝了清湖资本的出价,将CBAM出售给了另一家投资公司凯雷集团,但在整个收购过程中,埃格巴利和菲利西亚诺与伯利建立了非常密切的私人关系。

沃尔特在爱荷华州的锡达拉皮兹长大,他的父亲在一家生产水泥块的工厂工作,学生时代的沃尔特曾就读于当地的杰斐逊高中,后又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的克赖顿大学攻读会计专业,大学期间的沃尔特兴趣广泛,既喜欢参加校内体育运动,也是哲学协会的成员。

后来,沃尔特又到西北大学学习法律(2014年他曾向该大学捐赠了4000万美元)。毕业后,沃尔特曾短暂地在芝加哥的一家法律公司工作过,不久后,他就决定不再从事法律工作,而是冒险涉足金融业。

之后,他与史蒂文-约翰逊在芝加哥共同创立了Liberty Hampshire Company,2000年起,沃尔特开始担任投资管理公司古根海姆合伙人(Guggenheim Partners)的CEO,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伯利也入职了这家公司。

这家由古根海姆家族经营的企业目前已经拥有了超过 3100 亿美元的资产,其旗下的古根海姆棒球管理公司成立于2011年,该公司当时以创纪录的21.5亿美元成功收购了洛杉矶道奇队。

作为一位拥有约38亿美元净资产的棒球迷,沃尔特还拥有很多的个人投资,包括植物源性食品公司和汽车线上销售公司等各种企业都有他的股份。此外,他和他的律师妻子金布拉在佛罗里达州还拥有一个名为白橡树(White Oak)的野生动物保护区。该保护区占地17,000英亩,是猎豹、霍加狓、大象、犀牛和老虎等400多种野生动物的家园。

虽然伯利是本次收购切尔西的财团代表人物,但在整个财团中,最早产生收购切尔西想法的,其实是瑞士80多岁的亿万富翁怀斯。怀斯在俄乌冲突后,阿布刚刚决定出售切尔西之时,就对收购蓝军表达了兴趣,只是当时外界普遍不看好这位身价达50亿美元的慈善家,但最后的事实证明,怀斯做到了,现在他成为了切尔西董事会的成员。

怀斯1935年出生于瑞士伯尔尼。他的父亲是一名艺术家,年幼的怀斯经常跟随父亲流连于画廊和博物馆之间,怀斯的母亲则是一位社会活动家,经常积极参与政治,为妇女权利而战。

1959年,怀斯考入了苏黎世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攻读土木和结构工程专业。毕业前一年,他作为交换生曾去过美国,后来他又在哈佛商学院就读。毕业后,他最初从事纺织工程,后又在汽车制造企业克莱斯勒担任过各种职务,期间在巴基斯坦、土耳其和菲律宾等地都呆过,再之后,怀斯就进入了钢铁行业。

1977年,怀斯与朋友共同创立了一家医疗设备制造公司Synthes,直到2007年,他一直担任着Synthes的全球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2012年,怀斯将这家医疗器械公司以197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强生公司。另外,当时的怀斯手中还持有着上市生物技术公司NovoCure 和Molecular Partners 的股份。

怀斯居住在美国的怀俄明州,但他至今从未提及过他是否已经拥有了美国公民身份。年轻时的他曾热衷于滑雪和登山,常常到落基山脉远足。作为一个超级富豪,他的座驾不过是一辆丰田普锐斯,并且他还经常骄傲地向人谈论它的省油。但另一方面,他又是一个非常慷慨的慈善家,2013年,怀斯签署了“捐赠誓言”(该活动于2010年由股神巴菲特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发起,旨在号召亿万富翁生前或去世后至少用自己一半的财富来做慈善)。目前,他的怀斯慈善基金会拥有超过20亿美元的资产。

2014年,怀斯向苏黎世大学和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捐赠了1.2亿美元,用于建立一个加速医学突破的研究中心。此外,他还为罗马尼亚的一家当地保护组织捐了16000英亩林地,以维护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在环境保护方面,怀斯曾经表示,2028年之前,他将会为世界各地的环保工作累计提供10亿美元的支持。他在《》上解释道:“我这么做不仅是为了人类未来,也是为了所有的生物的发展。”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投资切尔西之前,怀斯没有过任何体育产业的投资经验。

出生在伦敦东部伊尔福德的戈尔茨坦,在家里的三个孩子中排行老二。小时候的他学习上不怎么开窍,英语老师甚至一度质疑过他的智力,考大学时,最初被他申请的所有五所大学都拒绝了他,但最终通过努力,他进入了曼彻斯特大学学习法律,毕业后的他先是在Olswang公司工作了近15年,在Olswang,28岁时戈尔茨坦就被任命为了首席执行官。之后,戈尔茨坦又转投房地产公司Heron International,在那里又工作了6年。

2013年,戈尔茨坦来到古根海姆合伙人(Guggenheim Partners),被后者任命为欧洲首任房地产主管和投资总监。一年后他与伯利和亨利-西沃曼共同创立了凯恩国际(Cain International)。这家在欧洲和美国经营房地产投资的公司,截至2022年3月31日,管理着145亿美元的资产。

作为凯恩国际的首席执行官,戈尔茨坦是一名热刺的死忠球迷,他收藏有一只哈里-凯恩的签名球鞋,这只左脚球鞋是他在慈善拍卖会上得到的,如今就陈列在他的办公室里。2014年,媒体甚至传出凯恩国际要收购热刺的消息,尽管当时热刺方面坚持表示,俱乐部并没有出售的意思。

如今入驻蓝军董事会,鉴于戈尔茨坦在房地产方面的背景,有人建议重建斯坦福桥的工作应该全权交给他负责。

芬克尔斯坦曾担任过前英国首相梅杰和前英国外交大臣威廉-黑格的顾问,现在他是《》的专栏作家。不过芬克尔斯坦最喜欢的称号是切尔西狂热球迷,以及无糖可乐爱好者(斯坦福桥的董事会会议室肯定有充足的储备)。

芬克尔斯坦并非出身于足球世家,他“职业生涯”的巅峰也就是在一场校内B级联赛U15的比赛中出任过替补,这场比赛后来还被学校给取消了。但年幼的芬克尔斯坦酷爱看球,尤其是切尔西的比赛。7岁时他跟朋友一起去看了人生的第一场切尔西比赛(这位朋友的父亲在斯坦福桥附近开了一家商店),那天下午,他便成为了蓝军死忠。

从那以后的很多年里,他经历了蓝军多次的升降级和破产危机,终于,在2003年阿布入驻之后,芬克尔斯坦享受到了做一名豪门俱乐部球迷的快乐。

1995年,芬克尔斯坦在当时的总理梅杰手下担任保守党的中央办公室研究主管。随后,在1997年大选后,他一直是时任保守党领袖威廉-黑格的顾问。2013年芬克尔斯坦被任命为上议院议员。因为其在政治领域的杰出贡献,芬克尔斯坦还被授予了大英帝国官佐勋章(大英帝国勋章中的第4级,简称OBE)。

在记者领域,2001年芬克尔斯坦加入《》,之后一路晋升为首席作家、副主编和每周专栏作家。多年来,他对切尔西的忠诚在他的撰文中频繁体现。

他利用他自己的专栏平台,肆意庆祝着阿布时代切尔西的成功——“我不在乎切尔西的钱从哪里来,只要有很多钱就行”,并表达着对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的质疑,他认为该法案根本上就是在维护那些足坛的既得利益者——“我反对FFP有很多的理由,但最重要的是,他阻碍了切尔西的发展,作为蓝军球迷我必须反对他。”。

“BC”的称号在音乐圈很有名气,这位来自芝加哥的摇滚迷,于1970年代移居伦敦,此后为NME、Rolling Stone、Sounds和Crawdaddy等音乐杂志采访过很多摇滚乐队,其中就包括家喻户晓的老鹰乐队和滚石乐队。

芭芭拉-夏隆很早就萌生了对足球的热爱。职业生涯早期的她,为了撰写基思-理查兹 (Keith Richards) 的授权传记,很长一段时间都独自住在这位滚石乐队吉他手位于雷德兰兹的家里。在采访和写稿之余,无聊的她开始经常观看电视上的体育节目,逐渐地她就被足球比赛集锦所吸引。

后来,回到伦敦之后,她马上就将离家不远的切尔西俱乐部选作自己的主队,并从1981年开始,她一直是斯坦福桥东看台的季票持有者。

在华纳唱片公司,芭芭拉-夏隆担任了13年的新闻负责人,1997年,切尔西击败米德尔斯堡足总杯夺冠,在她的协调下,斯卡乐队Madness的主唱Suggs创作了夺冠庆祝歌曲“Blue Day”。之后“BC”和Suggs还受丹尼斯-怀斯的邀请,与球队一起在华尔道夫酒店参加了赛后庆祝活动。当时夺冠阵容中的帕特-内文和格雷厄姆-勒索克斯等球员,至今仍是芭芭拉-夏隆的好友。

流行天后麦当娜在职业早期,曾在华纳得到过芭芭拉-夏隆帮助,后来芭芭拉-夏隆向麦当娜和她的儿子罗科提议,他们也应该支持切尔西,但麦当娜母子对足球实在是没有兴趣,于是这件事后来便没了下文。

20 多年前,芭芭拉-夏隆与人共同创立了MBC PR,该公司的旗下签约艺人众多,其中不乏Rod Stewart、Primal Scream、Depeche Mode、Pearl Jam 和 Madonna这样的知名乐队及歌手。然而,尽管在音乐领域的工作依然忙碌,但一有时间,芭芭拉-夏隆还是会去看切尔西的比赛。

对于进入蓝军董事会,芭芭拉-夏隆表示“非常兴奋”,对于图赫尔和海耶斯两位主帅,她表示十分支持并希望他们长期任教。她认为,捍卫球迷的声音是她的责任,为此,她明确反对欧超联赛。

有趣的是,新赛季谁也不知道芭芭拉-夏隆将会继续在东看台季票区看球,还是会在董事会包厢看球,但据说,芭芭拉-夏隆很可能会坚持在自己熟悉的东看台观看比赛。

帕德是董事会中的第三位清湖资本的代表。曾在斯坦福大学学习经济学,现年38岁的他,最早是在谷歌开始的职业生涯,后来又到了瑞信工作,另外帕德还担任过TowerBrook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专家,在那里专门研究杠杆收购和陷入困境的债权投资。

别看如今的帕德,生活中不停地要和数字打交道。但在早年间,年轻的帕德曾是一名运动健将。青年时代,帕德是一位很有前途的网球运动员,他在斯坦福桥大学时的教练迪克-古尔德(Dick Gould)和约翰-惠特林格( John Whitlinger)曾将他描述为一个“现象级的天才”,一个“在比赛中没有弱点,尤其正手非常出色的选手”。

在2007年正式退役之前,帕德还打过两年的ATP世界巡回赛(主要参加的是双人项目),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网球职业选手。不过在退役之后,帕德便走向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职业道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