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斯蒙德-贝恩正与贾-莫兰特一同引领着灰熊的复兴

德斯蒙德-贝恩可不会在遭到怠慢时泰然处之。他会牢牢记住自己受到的冷遇,将它们埋在心底,直到自己能用实际行动完成回击。他不仅有着惊人的记忆力,还有着一手丝滑的投篮。

就拿约什-格林来说吧,他其实并没做错什么,只是在2020年选秀大会上的顺位排在了贝恩的前面而已。

独行侠在当年的第18顺位选中了格林,但贝恩却觉得这个顺位本该属于他。当时他很想去达拉斯,因为那里离他大学母校(得克萨斯天主教大学,以下简写为TCU)的校址沃斯堡并不远。格林和贝恩当年的选秀前景差不多,卖点都是作为3D球员的潜力。但最终独行侠选中了格林,而贝恩又等了整整12个顺位才被选中。

但这也不意味着贝恩不会让格林在场上出丑,并用他来衬托如今更加强大的自己。现在的贝恩已经成了同届选秀中迎来爆发的新星之一,司职侧翼的他已经可以承担场上一切类型的任务,并且在如今高歌猛进的灰熊队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至于格林,则还在为争取一个轮换席位而打拼着。

即便如此,贝恩也还是有点忿忿不平。当他在上个月客场击败独行侠的比赛中独得29分后,他又把这事提了一嘴。

“我不知道他今晚是否会出战。”贝恩在赛后带着有些不安的语气说道。格林在那场比赛中没有得到出场机会,而贝恩大概率是知道这件事的。

贝恩在选秀夜的顺位不高并不是格林的错,但如果在心里把这件事放下了,或许就意味着脑海中那根紧绷着的弦也会被放松下来。

“我自己心里是不会放下这件事的,”格林在接受The Athletic记者的采访时说,“我觉得很多球队都有机会选中我,然后认清我身上的能力。我并不是那种上了一年大学就参选的球员,而是有整整四年的大学生涯可供大家参考。我的背景来历大家也早就一清二楚,选不选我完全取决于那些球队本身。”

灰熊成了本赛季联盟中最引人瞩目的新贵之一,其中的原因多种多样。他们充满乐趣,他们来势凶猛,而且25胜14负的战绩也很是亮眼。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些超级球队身上时,灰熊却凭着自身野蛮生长了起来。贾-莫兰特已经是一位羽翼丰满的正牌球星,狄龙-布鲁克斯、小贾伦-杰克逊和贝恩也成为了他身边的杰出配角。即便在莫兰特休战期间,灰熊也取得了10胜2负的战绩。

在这次成功的重建中,灰熊的球风开始也从过去的“磨砺与绞杀(Grit and Grind)”逐渐转变成了“闪耀与怒火(flash and fury)”。一位联盟高管就曾表示:“现在的灰熊简直是联盟中最能喷垃圾话的球队了。”

年仅37岁的主帅泰勒-詹金斯对球队在攻防两端的机动能力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动起来”已经成为了引导他执教的指南,而且他还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具有更大的破坏力。

莫兰特的每一次进攻都会选择最暴力的解法。冲向篮筐的他就像一个挥舞着菜刀的金牌大厨——他所动用的速度和力量是大多数人所无法掌控的,常人如果胆敢效仿,结果只能是伤到自己。

34岁的篮球运营事务一把手扎克-克莱曼和他的制服组已经搭建起了一个在攻防两端都很适合球队的阵容,他们喜欢选择心理素质沉稳的大龄球员,还喜欢利用高位选秀权做一些天马行空的尝试。灰熊已经有了联盟中最令人兴奋的核心阵容之一,他们具备了常年竞争季后赛席位的一切条件,而且还有可能做得更好。

之前灰熊一直在公众的视角之外悄悄发育,但现在他们可没这福分了。神秘的面纱最终还是被一波六连胜彻底揭开,期间他们击败了太阳和湖人这样的强敌,还以大比分击垮了篮网。莫兰特目前的表现不要说是入选全明星,连竞争最佳阵容席位都完全不为过。而他对自己的队友和教练也是赞不绝口,称贝恩应该赢得进步最快球员奖,而詹金斯教练则能够赢得今年最佳教练的奖项。

上周二客场击败篮网后,莫兰特曾这样说道:“自从来到这里,我就一直在讲我们队值得更多的尊重,现在我们取得了这样的成绩,大家自然就会认可我们了。”

贝恩无疑是灰熊队这台机器上的关键部件和典范人物之一。今年他的场均得分已经达到17.4分,三分命中率高达41.6%。上周客战太阳时他砍下了32分,对阵篮网时又得29分,并且挑起了主防詹姆斯-哈登的重担。

他目前的爆发显然是当年选秀时外界所始料未及的。贝恩在经历了四个贡献卓著的大学赛季后才决定参选,最终却只成为了那一届的30号秀。他本以为自己的顺位会更高,比如被太阳(第10)或者活塞(第16)的签位选中,但他的顺位却一路下跌,直到第一轮选秀进行到尾声时才正式止住。

“嫌我年龄大,臂展短呗。”他似乎早把这些话记得滚瓜烂熟,“他们不确定我的招数到了NBA赛场上还能不能用得出来。”

此生以来,贝恩其实一直在克服着各种困难和挫折。由于父母无力抚养,他很小时就开始和曾祖父母一起居住。后来他在位于印第安纳州的塞顿天主教高中打出了名气,但直到高四那年才开始得到一些知名高校的垂青。

高中毕业后,贝恩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出现在NCAA二级联盟的赛场上,并至少能得到奖学金。当时他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得分手,三分球投得也还行,但他偏短的臂展却让许多前来招募的学校望而却步。而等到真有名牌大学抛出橄榄枝时,他自己却又犹豫了。

按照贝恩的叔祖父(也是他当时的法定监护人)托尼-贝恩的说法,普渡大学男篮的主教练Matt Painter曾邀请他赴学校试训,但小贝恩却拒绝了这一邀请,并坚持要和他所在的AAU球队一起去佛罗里达打比赛。

在高四学年的春季,TCU前来邀请贝恩去进行室外场地试训。他对叔祖父表示自己不能前往,因为当时他不慎扭伤了脚踝。但托尼跟他阐明了一个道理:如果他不去试训,那就肯定拿不到Offer。于是在最初的犹豫之后,贝恩还是踏上了试训的旅途。而当他在球场上完成一次扣篮时,他发现自己的脚踝似乎没那么不好使了。

TCU对于这位来自印第安纳的小院校球员早有耳闻,并且知道他只是没有得到其他院校足够的关注。作为TCU男篮主帅Jamie Dixon的助手,Ryan Miller反复地观看了贝恩的比赛录像,发现他的运动能力、投篮和球商都不错。他知道贝恩6尺4寸的臂展可能会成为他进军NBA的阻碍,但他并没气馁。

然而,贝恩自己那边却出了岔子。他在第一年的暑期课程之后差点离开了学校,因为他有些受不了严苛的学业。Miller也察觉到贝恩萌生去意,并听说他准备转往离家更近的一所中小联盟院校,于是赶紧给托尼打了电话。托尼也知道侄孙子的担心,他向教练保证会解决问题。

这位叔祖父亲自把贝恩送上了返回学校的航班。为防生变,他甚至还带了条小绳子。他已经向教练承诺会把贝恩送上飞机,甚至想过亲自把人送进校门。

刚刚来到TCU的贝恩身体状态并不算好,Miller甚至觉得他好像不太热爱体育运动。队友们给他起了个“蜂蜜面包(Honey Bun)的绰号”,因为他的体脂率在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当中显得有点高,而且身形比较矮壮。这两个体征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其实有点让人震惊。

虽然如此,但他还是很快就投入了比赛。等到大二那年,他已经升任球队的常规首发,大三赛季更是场均已经能得到15分,并且一度考虑提前离校参选NBA了。那年的休赛期,他与Miller谈了一次话,从而决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他的投篮一直很好,几年来又凭着积极的减重和锻炼而在队内得到了刻苦努力的口碑。现在,他需要开发一些能让他为NBA做好准备的技巧了。

贝恩开始模仿克莱-汤普森和德文-布克的比赛,他研究了克莱的快速出手和出神入化的接球投篮,旨在学习如何在不运球的状态下影响比赛,而这正是克莱所极其擅长的。

“他可以成为最顶尖的接球投篮射手,”如今已是克莱顿大学助教的Miller表示,“NBA球队都想要追求那些顶级的接球投手。”

接球投篮也成为了贝恩参选时的标志性技能。他在TCU后三个赛季期间的三分命中率高达44.2%,而且他的投篮看起来是可以适应全新的联盟和比赛。即便他在校队后期已经开始转型打控卫,并且打出了近两倍于以往的助攻率,这个标签也一直保留了下来。

灰熊并不急于给他划定框框,他们从贝恩身上看到了成为一名组织者的上限,而这对于一名打了四年大学比赛的球员来说是很罕见的。TCU给了他驱动挡拆和做出决策的权限,而詹金斯也被这些比赛内容所吸引了,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名能够与莫兰特和队内其他球员形成互补的未来控卫的形象。

贝恩的新秀赛季就打得不错,并且仍然保住了投射方面的好名声。他上赛季三分命中率达到43.2%,并且在最终打进季后赛的灰熊阵中占据了稳定的轮换席位。研究完克莱的比赛之后,他在自己的最后一个大学休赛期观察起了布克,尤其关注他发动挡拆和单打得分的方式。

去年夏天,灰熊开启了对贝恩的第二步培养方案,让他在夏季联赛上打起了控卫。他们让他在发动挡拆时阅读比赛,并且在没有指示的情况下自己组织全队进攻。灰熊几乎是赶鸭子上架般地把贝恩推上了一号位,然后放任他去进行试错。

贝恩在夏季训练营中一直在练习组织。他会和詹金斯一同看录像,一边分析他在比赛期间错过的机会,一边为错误的选择承担责任。也正是这段时间使得詹金斯坚信,贝恩有能力成为一名主持球手。

当莫兰特在11月和12月间因膝伤而缺席的12场比赛中,贝恩及时挺身而出,帮助灰熊延续了赢球的势头。在这12场比赛中,他有6场都砍下了21分或更高的分数,告诉了大家他能够扛起这份重任。

见证这一切发生的莫兰特并没感到丝毫惊讶,他早在夏天就看到过贝恩打磨技术和身体的努力。两人虽然彼此之间存在竞争关系,但他们的私交却非常紧密。

莫兰特堪称是世上独一无二的造物,这个身高6尺3的灵动小伙有着一双弹簧般的腿,打起球来的样子就像是在赛场上玩蹦床。他的跳跃又高又远,每次突破不仅让对手提心吊胆,也让观众不禁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他大概是NBA历史上的第一个“斯篮搏”式的球星。

[注]斯篮搏(SlamBall)是一项结合篮球、冰球、橄榄球以及体操等多项运动于一身的新型竞技运动,2000年正式诞生。其充分利用弹簧原理构成专业斯篮搏球场,使得球员能够自由的在空中做出各种高难度的扣篮以及更为精彩的空中配合,加上不间断换人、允许全面身体对抗等特别规则,使得这项运动充满趣味,刺激性及观赏性。

“这对我来说很正常,因为我就是这么打球的。”莫兰特对The Athletic的记者说道,“我觉得我的球风应该是那种很激动人心的类型。有的时候别人可能觉得我的动作很惊人,但那只是我在按照自己的能力范围做事。这就是我的风格,我也希望它能带来好的结果。”

应该说,大多数时候的结果确实是好的。不过在某些时刻,“玩命”和“没命”之间的差别也就是一念之间。不过,莫兰特将自己的行动把握得很好。

莫兰特的高光时刻实在太多,以至于他自己都很难列出一张清单来。当记者问莫兰特最喜欢自己本赛季的哪一个进球时,他花了整整11秒的时间考虑,最后还是只能拿出两个难以取舍的选项:一个是在对掘金的比赛中,他连过两人后倚着第三个防守人完成的一记360°转身上篮;另一个则是给中锋队友泽维尔-蒂尔曼送出的一记长传,后者接球后完成了快攻暴扣。

莫兰特一直在试着让自己与众不同,他经常变换自己那头脏辫的前端发色,包括但不限于粉色(为纪念一位罹患乳腺癌的亲人)、蓝色(他本人最喜欢的颜色)和紫色(高中时期染过的发色),并且为自己的特立独行感到自豪。

“我就是我,世上只有一个我这样的人。”他说,“我不必活得与其他人相似,只要活成贾-莫兰特就行了。”

莫兰特高中毕业时,应届球员的排行榜上甚至都没有他的名字,可他最终却成了2019年的榜眼秀,如今更是凭借场均25.1分的表现跻身于联盟最佳后卫的行列。贝恩能有今天也是努力过的,他的体型就是他多年苦功的一个证明。现在他再也不是当年的“蜂蜜面包”了,身形变得坚实而粗壮,而这副身体也已经成为了后场搭档莫兰特的坚强后盾。

在如何融入新球队的方面,贝恩总是很有自知之明。当年他以小院校球星的身份前往TCU时,就学会了了解自己的所需和作为新生球员的职权范围。在大学中功成名就之后,他又很快明白了如何在灰熊队找准自己的定位。在这里,莫兰特是舞台中央的主角,狄龙是能攻善守且作风顽强的主力侧翼,而另一位乐透秀小贾伦-杰克逊也是球队的重要基石。

这种迅速融入环境的能力已经让贝恩受益匪浅。在他眼里,这也算是一种非常宝贵的特质。

“这也算是一种技巧吧。”他说,“一些球员在进入NBA之前往往都是在老地方场均20分的大人物,一夜之间来到了一支有三四个球星的球队,因此需要搞清楚如何扮演新的角色。有些人很难弄明白这件事,但我明白自己该干什么,也知道如何融入身边的环境。”

新秀赛季时,贝恩只是队里的“第三产业人员”,但他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而这个赛季以来,他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了大量的进攻权限。

Synergy Sports的统计显示,本赛季贝恩以发动持球挡拆而完成的回合数已经达到了去年全年的将近两倍,单打的数目也已经比去年多了。他参与手递手配合时很有威胁,上赛季一共打了92个这样的球,而今年光投丢的同类出手就已经达到93个。此外,他在篮下区域的出手也已经超过了新秀年时期。

上周二,贝恩就用各种方法变着花样地把篮网折腾了一番。他上场后先用一记干拔后仰打开进球账户,然后借手递手掩护跳投得分,紧接着在肘区一个单手体前变向晃飞德安德烈-本布里,然后干拔三分命中,这也是他本场投中的5个三分球中的第一个。他这场比赛一共投了11个三分,本赛季第七次单场三分出手数过10(上赛季他总出手数超过10次的比赛一共才16场)。还有一球是他假装要打手递手,随后突然发动持球挡拆,从而借队友的掩护挡开了帕蒂-米尔斯,在右侧肘区命中了本场比赛的第四个进球。

“他现在展示出的只是身上潜力的冰山一角,而且他已经能够稳定地打出水准,这无疑是现象级的。”詹金斯说,“我们知道他能够成为一个以多种方式影响胜负的球员,他不应该被局限在只能扮演单一角色的地步。”

灰熊并没有被贝恩刚离开TCU时的履历所吓倒。一个在大学呆了四年的球员在选秀时往往会受到轻视,但克莱曼却在灰熊的近六个签位中选了两个大四生,另外蒂尔曼也是在密歇根州立大学打了三个赛季才参选的。

灰熊也没有因为贝恩的“小短手”而放弃他——这个事自高中时代起就是贝恩遭人诟病的祸首之一,就连叔祖父托尼都开玩笑地称他为“霸王龙”。Miller教练知道NBA球队在选秀时很看重身体上的潜力,但他告诉贝恩只要打得足够努力和聪明,有些球队是不会在意这一点的。

灰熊在选秀时似乎总是很敢冒险(今年选中的宰伊尔-威廉姆斯就是一个例子),并且一直致力于从自家球员身上发掘他们所渴望的东西。詹金斯表示,灰熊并没有刻意地想选择大龄球员,但他们对于需要的球员是分了类的。他们想要的是那些一进入NBA就能有一战之力、拥有较高球商和好胜心的人,这几条原则都在他们定下的标准之中。

“我们不在意他们的年龄和学龄是多少,只在意他们是不是能帮我们取得胜利,以及能否适应我们的攻防体系。”他说,“但最重要的是要有想赢球的心态,打球要无私,要接受并且能够增强我们原有的力量。”

目前为止,这样的思路很有效。灰熊的战绩一路飘红,队员们打得很轻松,并且很快就成为了西部最危险的力量之一。灰熊队的球员大多都是一些长期遭到低估和轻视的人物,如今他们聚在一起,或许终有一日能够收获迟来的赞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