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足坛那些抑郁症患者:德国两大天才令人惋惜布冯走出阴影

10月14日,25岁的韩国f(x)女团成员崔雪莉被发现在家中上吊自杀,警方推测其生前患有抑郁症。娱乐圈艺人因为工作压力大,早已成为抑郁症的重灾区,张国荣、乔任梁等一幕幕悲剧还历历在目。

事实上,不止是娱乐圈,足球世界同样无法避免,和娱乐明星一样,球员们也长期处在高压的生活之中,除了面对紧张激烈的比赛,出场机会的竞争,还要面对舆论带来的压力,也为抑郁症的出现创造了土壤。本文就盘点一下那些足坛抑郁症患者。

2009年11月10日晚,汉诺威96队的主力门将罗伯特·恩克借口出去训练,但并没有去往训练场,而是走向了铁轨,当一辆飞驰而来的列车经过之后,他年仅32岁的生命走向了尽头。他曾是德国国家队的主力门将,一位勒夫口中真正的英雄,即将到来的南非世界杯,他将和阿德勒争夺主力门将的位置。

在此之前,恩克就曾患有抑郁症,主要来自于他在巴萨和费内巴切踢球时的糟糕经历以及一些家庭因素,但恩克并没有垮掉,他积极配合治疗,终于走出阴影,成为了勒夫眼中的红人。

但后来,女儿的夭折、频发的伤病以及国家队主力门将竞争压力之大,最终使得恩克抑郁症复发,且比上一次更加严重。他曾说过:“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我已经历了很多。我不知道我的生活在被谁操控,我只知道,我无力改变眼前的一切。”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无奈。”

最终在世界杯到来之前,他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给了德国足球灰暗的一页。

世纪之交的那些年是德国足球的黑暗时期,但代斯勒的出现曾让人眼前一亮,他被看作德国足球的救世主,沃勒尔称他为“未来十年的基石”。他才华横溢,是公认的天才球员,在边路和中路他的速度和盘带都是对手的梦魇。但也正因太过出色,他在场上总是受到对手的特殊照顾,连续的重伤也让这位绝世天才变成了玻璃人。

连续的伤病不仅打击了他的身体,夺走了他的灵性,更摧残了他的本就不够强大的心理,让他的挫折感与日俱增。而外界对于他的期望却有增无减,这使代斯勒自己背负了巨大的压力,最终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终于,在连续错过了2004年欧洲杯和2006年世界杯之后,代斯勒在2007年选择了退役,在27岁的黄金年龄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徒留一片叹息。

2011年的一个冬夜,时任威尔士国家队主帅主帅的加里·斯皮德被发现在家中上吊自杀,结束了42岁的生命。球员时代的斯皮德是英超著名的活化石球员,球风朴实,进攻能力出色,和他的威尔士同胞吉格斯一样,保持着每个赛季都有进球的光辉记录。在执掌威尔士教鞭的短短一年时间里,将球队排名从第112位迅速提升至第45位。

长期以来,他都给人以积极、乐观的印象。就在事发前一天,他还在BBC的足球节目中担任解说嘉宾,且精神状态非常好,看不出任何厌世的倾向,突然自杀令人费解。在自杀之前,他曾和妻子发生过激烈争吵,成为了自杀的导火索。实际上,斯皮德一直被抑郁症困扰,但却从不对外透露,如母亲所说:“他是一个有什么事都瞒在心里的人,性格有些封闭。”而长期以来的夫妻关系不睦显然加重了斯皮德的病情,最终导致了悲剧的产生。

提到上世纪的英格兰足球,人们总会想到球风粗犷、技术粗糙,但加斯科因却是一个例外,灵巧的技术和飘逸的球风让被视为过去30年英格兰最具天赋的球员,1996年欧洲杯上那惊艳世界的挑球过人破门至今被人津津乐道。

但叛逆的性格以及暴躁的脾气却使得他的生活一团糟,暴食、酗酒、抽烟、吸毒、赌博、嫖娼,染尽了各种恶习,因为不堪忍受他的家庭暴力,妻子最终与他离婚,而在那之后,加斯科因的性格变得抑郁,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天赋被挥霍殆尽,最终泯然众人。

足球运动的高度职业化,商业化,带来了足球运动的蓬勃发展和巨大的影响力,但往往这个时候就是精神和内心世界的危机。球星们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有些人可能因此贡高我慢,堕落沉沦,最终陷入抑郁症和心理问题,也有些人,因为经受不住压力而患上了抑郁症和心理疾病。

竞争压力大毫无疑问是主要原因,曼联名宿安迪科尔曾在采访中表示:“我对于现实常常产生恐惧,我害怕没球踢,害怕在场上表现糟糕。酗酒能让我暂时平静下来,但第二天,焦虑又重新涌上心头。”足球运动员是一份吃青春饭的职业,职业生涯短短十余年,黄金年纪甚至只有3、5年而已,且人才层出不穷,每个人都可能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从巨星到普通球员甚至到无球可踢有时可能只是一次伤病的距离。

除此之外,球员到海外踢球时遇到的语言障碍、球队对自己的高期望值以及夫妻关系、家庭剧变。甚至不适应当地气候,都有可能让球员出现抑郁。

有人在抑郁症中倒下,也有人能够战胜它,重获新生,布冯就是这个胜利者。他曾对外表示:“2003年12月至2004年6月期间,我一直在和抑郁症做着斗争。”那段时期,一旦出现扑救失误,或者出现其他问题,他的情绪都会很沮丧,有时候,甚至只要走上球场,双腿都会不由自主地颤抖。

但布冯没有选择逃避,而是乐观面对,他不仅没有对家人进行隐瞒,还积极寻求治疗,并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成功走出了阴影。“我感觉很突然,以前我总是害怕走上球场,但抑郁症治好之后,2004年欧洲杯意大利对阵丹麦,那场的比赛让人窒息,但我是唯一能保持微笑的人。”

在谈到那段经历的时候,布冯显得很坦然:“那是个人成长的一段时间。我对于我的事业很满意,但是作为一个人,我却不满意。就像是我灵魂上的一个黑洞。甚至到了今天,我依然在挣扎着了解我自己。当然,如今我心态更放松了,但是我还是喜欢自我批评,这样能让人变得更好。人生最棒的事就是知道怎样去成长。”也正是这样积极向上、从不逃避的态度,才让布冯成为了一代门神,并且20年如一日的稳定。

球员也是一份职业,和普通上班族一样,他们也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工作生活压力,而因为他们时常暴露在聚光灯之下,因此承受的压力只会更大。对球队而言,除了关心他们的球场表现之外,他们的日常行为同样值得被关心。而作为球员来说,除了不断提升自己的技术和身体素质之外,也应增强抗压能力,掌握正确的解压和发泄方法,及时排解心理压力。抑郁症虽然可怕,但还远未到不可战胜的程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